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第八百九三章 接生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杨大烟筒一个大男人,听到小儿媳妇要求保小的话,都禁不住热泪盈眶。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呢,就这么点小问题怎么就上升到难产上头去了?有我在现场接生,要是还能让你落得难产的地步,那不是砸我自己的招牌?

要是就你这点小情况最后只能保一个,我也不用再留学了,直接卷铺盖滚回九稻种红薯得了。

你哪,留着力气生孩子吧,要是瞎说话耗光了力气,生的时候你使不上力,莫怪我骂你。”

别人是感动,乐韵差点跳脚,她给了产妇什么错觉,让人觉得非常危险?

要不是说话的是产妇,她没准直接就怼得人怀疑人生,或者怀疑这位是别人请来的托,是故意坑害她的,她也会教教她怎么做人。

因为是要生产的产妇,乐韵不好意思开骂,提着药箱进伙房去,指挥人清理场地。

杨大烟筒叫上两个儿子去了三炮家的伙房烧火,将一些东西挪一挪。

胖妹被说了一顿,没什么怨,真的听话的积攒力气,杨家婆娘陪着胖妹,一个劲儿地安慰。

邻居家也挺热情,去自家搬了火盆到杨三炮家放堂屋,让来帮忙的人烤火,有一家听杨家说可能来不及烧热水,将自家的开水壶提来应急。

蓝三追着小萝莉跑到村办楼前的地坪,看不到小萝莉的身影了,他也不知道小萝莉去了哪,站着等了等,等到去找小萝莉的村民来了,一起去村民家。

杨三炮跑得气喘如牛,跑到家,听见乐家姑娘在厨房说啥啥要搬开点,婆娘还坐地上,猜着婆娘应该没生命危险,那差点蹦出嗓眼的心才落下去。

村民看到拿着雨伞的蓝帅哥,招呼他去堂屋坐。

小萝莉那边不用自己帮忙,蓝三去了杨家堂屋坐等。

杨奶奶看到老三跑回来了:“老三,你和胖妹把伢崽的小衣服包被放哪了,快去拿,有没卫生纸,没有去周扒皮家提一刀回来。”

“我去找。”杨三炮喘了两口,急冲冲去房间开柜子找生产包。

杨家父子在伙房清理出一块足够宽的地方,去将捂胖妹的被子拿进屋铺地面上,又去找了件雨衣摊在被子上。

杨三炮找到了他和胖妹从网友们分享受的生产准备程序而准备的生产包,抱了半包刀纸送到了伙房。

乐韵取了几把刀纸铺在雨衣上,再出去将胖妹抱去伙房放铺有雨衣的被子上平躺,让男人出去,只让杨家婆娘留下帮忙。

杨家父子去了堂屋,也拉走了杨三炮,免得他留在现场碍手碍脚。

等男人们都出去了,乐韵才打开生产包,将小婴儿的包被与衣服找出来,搭在放在火塘边的一张小椅子上。

两口子对孩子很上心,准备的生产包东西齐全,连奶粉都提前备了一小包,奶瓶水杯都不缺。

将需要用到的东西码齐整,乐韵才开药箱,取了一颗药丸子让胖妹含嘴里,再将衣袖捋到手肘之上,缠在手臂上,再用布条绑扎来。

准备妥当,戴上手套,戳了胖妹腰下的几处穴道,再揉她的大肚子,扶正胎位。

婴儿还没到自然生产的阶段,没有调整成头下脚上的姿势,得人为把胎位调正。

胖妹是个能忍的,再痛都没叫。

揉了一阵,将胎位扶正了,乐韵再与产妇说话:“胎位扶正了,因为胎儿比较大,为了孩子能更顺利出生,我得给你下面切一刀,生了孩子再缝起来。”

“切。”胖妹痛得磨得牙齿咯咯响,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

“好的。”乐韵取了手术刀,利索帮产妇刮了耻毛,做了消炎工作,慢吞吞地说话:“对了,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小伢崽是男是女吧?是个男娃,很健康……”

杨家婆娘听说是个男娃,惊奇地“啊”了一声,也就在她们情绪变化时,乐韵挥刀如闪电,一刀就给产妇来了个侧切。

胖妹“啊”地痛叫,那声嘶叫十分尖锐。

杨家婆媳不敢看,都将脸转到一边去了,听到叫声吓得打了个激灵。

完成侧切小手术,乐韵放下手术刀,两手放在了胖妹肚子上:“现在准备生产,我喊到三就用力,来,呼吸,深呼吸,一二一二三,再来,一二一二三……”

还没从痛中反应过,胖妹又被带了节奏,随着乐家姑娘的喊而调整呼吸,喊用力就拼劲儿,一次又一次,反复五六次,她已经痛得麻木,也快没力气。

“婴儿的头已经到位,马上就能生下来了,来,再呼吸,一二一二三,用力—”

试了几次,乐韵已经收集到了数据,正式催产,随着她一声喊,用力的推了一手,将婴儿推进产道。

胖妹拼了一次,使上了劲儿之后,一阵撕裂痛传遍全身,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啊—”

伴随着产妇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婴儿顺利出生。

产妇的羊水提早破了,婴儿出生时只有少量的羊水伴随,乐韵将顺利面世的小婴儿给捧起来,再倒提起来控羊水,戳了戳小婴儿的肚子和脚底。

出生时没哭的婴儿,张嘴吐了一口污羊水,发出了宏亮的“哇哇”哭声。

杨家堂屋里的男女,被胖妹的尖叫给吓得冒冷汗,当听到婴儿哭声,瞬间松了口气。

“生了生了!”

杨三炮被拉到堂屋按坐在椅子上,心里紧张,手脚僵硬,坐得像尊雕像,当听到哭声,站起来就想跑。

他脚麻了,没走稳,一下子给摔了下去,他手脚并用爬起来跑出堂屋,冲到伙房前,焦急地走来走去。

“胖妹胖妹,你咋样了?”

“胖妹,你还好吧?”

他没听见婆娘的声音,急得团团转。

“大小平安。看一下现在是几点几分,是个男孩,重七斤一两半,五官端正,四肢健全。

人就别杵门口了,去找个板车,等会送人去医院。记得先给乡医院打个电话,请那边收拾产房设备和产妇住房,等会产妇送过去就缝针,上药。”

乐韵弄哭了小婴儿,又提着转,帮他将耳朵里的羊水全给倒出来,吩咐了外面的人,又叫杨家婆媳们倒热水。

听到杨三炮声声叫胖妹,也总算明白胖妹为什么之前说如果难产要保小的话,想必杨三炮对他婆娘挺好,夫妻挺恩爱,所以一个拼着自己的命也想给他留个后,一个对婴儿的哭声仿若未闻,只关心婆娘。

杨家婆媳们被胖妹的叫声吓懵了,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赶紧拿了盆倒开水,加一些冷水,再放一点白酒。

婴儿出生了,胞衣未落,乐韵先暂时没去管产妇,将婴儿耳朵里的羊水全给倒出来,捧了小婴儿到水盆里帮洗澡。

清洗掉污物,擦干后再剪脐带,将肚脐涂了消炎药膏,用纱布捂住,先穿了几件小衣服,再用吹风机给婴儿吹干头发。

将小婴儿给收拾整齐,再用包袄包裹起来,用绳子绑了一下,然后才交给婴儿奶奶抱。

小婴儿洗澡时还在哭,穿上衣服就没哭了。

杨奶奶抱到小儿家的孙子,一时热泪盈眶。

杨家的大媳妇二媳妇凑过去看孩子。

杨三炮听到乐家姑娘吩咐了,但是他不放心婆娘,守在门口,隔一会儿又喊两句。

胖妹还清醒着,在无声地哭,她想回应男人一句,可惜,没力气。

“在门口的那谁,你婆娘刚生完孩子,没力气应你,你别鬼哭狼嚎的乱喊了,再烦人,一脚送你去马路上晒太阳。”

乐韵回头去检查婴儿的胎盘有没脱落,看到宝妈在掉眼,也不知道怎么劝,不过,她还是为胖妹高兴,从杨三炮一声一声灼急的喊话里可见他是疼媳妇的。

在门口转来转去的杨三炮,挨了乐家姑娘一句吼,一下子就放心了:“乐姑娘,辛苦你照顾胖妹了!我就去找板车,马上就去!”

他说去就去,匆匆去别人家借板车。

胖妹眼里又涌出热泪,她天生体胖,从小就遭人嫌弃,文化也不高,因为太胖,一直找不着合适的对象,拖到三十来岁还没结婚。

家里住房有限,她嫂子和侄子侄女因为住房紧张,视她为瘟神,她原本不想嫁人的,最后也不得不结婚,对幸福婚姻已经不抱什么盼头,在别人给介绍比她大了整整九岁的杨三炮时,没考虑就同意了。

谁知道明明是盲婚哑嫁,她竟嫁了个靠谱的男人,对她知冷知热,一度让她觉得不太真实。

如今,她有了孩子,心一下子就踏实了。

她掉眼泪,不是难过,是高兴。

“你刚生完崽,不能哭的,孩子健康,你也平安,不要哭。”乐韵回头检查胞衣服没自然脱落,看到宝妈在掉眼泪,还真不知道怎么劝。

胖妹不想哭的,可眼泪止不住哇。

“刚生完孩子,哭对眼睛不好,莫哭了,好好坐月子,养好了身体,等几年也好再拼个二胎。”

让乐韵教人怎么做人,她方法挺多的,让她哄一个并不熟悉的成年人,真是为难她。

也不知是哪个句让胖妹听进去了,她啜了啜,很快就没流眼泪了。

胎盘还没脱落,天气了又冷,时间不待人,乐韵也不等它自然脱落,在胖妹肚子四周一阵推拿,令胎盘成功脱离母体。

将胎盘装在一只塑料袋子里,又给产妇推拿一阵,促使大量恶露排出,将弄脏的刀纸扔在袋子里,再给产妇清洁一次,用毛毯包裹住下半身。

收拾好了产妇,随时可以送医院。

乐韵用热水洗干净手套,再清洁了手术刀包裹起来装药箱里,才去开了伙房的门。

杨奶奶抱了孩子给胖妹看了,抱去堂屋,在祖宗神位前烧了纸,敬了香,抱着孙子拜了祖先,才让邻居们看。

小孩子不宜吹冷风,包得很严实,左邻右舍也是识趣的,只掀起包被一角看了看就遮好,不让冷风灌进去。

杨三炮已经拉来了板车,他等邻居们看了才去瞅了孩子一眼,心里欢喜,但并没有抱就去伙房看婆娘,再将婴儿用品收笼,又拿了婆娘备好的一包衣服,一起放板车上。

杨家准备妥当,乐韵将药箱交给蓝帅哥帮提着,她回杨家伙房抱起胖妹。

胖妹太重,一般人抱不动,也不方便两个人抬,小萝莉力气大,轻轻松松就能将胖妹抱起来。

杨三炮把被子抱到板车上铺垫好,等胖妹放上去,又去抱了一床被子给盖住,还拿了衣服给胖妹挡住头,免得吹到冷风。

乐韵怕别人抱孩子万一脚滑摔倒伤到孩子,自己亲自抱在怀里。

杨三炮的哥哥帮弟弟一起推板车,杨大烟筒和婆娘没跟去医院,他们在家逮鸡杀鸡煲汤。

有两个邻居也去协助杨家兄弟,地上有雪,路滑,多个人也多一份安全。

天上没下雪也没下雨,但风有点大。

蓝三撑开伞,帮抱着婴儿的小萝莉抵挡寒风。

不叫不哼的黑龙,又着小姐姐转移阵地。

五个中年男人推着板车,出了村,沿着城乡公路去乡医院,一路都很稳,哪怕有人脚下打滑,其他人也稳稳的拉住了车,没让产妇受颠波。

乡医院接到了梅村一位村民的电话,说村里有个孕妇摔了一跤,摔骨折了,羊水也破了,乐家小姑娘去帮接生,过后会送往医院,请他们提供帮助。

乡医院接到电话,安排了产房和住房,助产护士也等着了,当村民将人送来,接手就送去产房。

杨三炮将婆娘送到产房,先去办理住院手续。

产房男士免进,男人们都在外面走廊等。

乐小同学抱着小婴儿进了产房,将小婴儿放婴儿床内,戴上手套,给胖妹做了清创消炎工作,再做缝合手术。

之后做一次针灸。

针灸过后,胖妹生产造成的撕伤初步愈合,感染的可能性也降低到了个位数。

本着好人做到头,乐小同学又给胖妹收拾了一番,做好了清洁了工作,再处理骨折伤。

骨折伤不严重,不用打石膏,用药膏或药贴就可。

小萝莉给胖妹用了药膏,包了纱布,再给人穿上宽松的住院服,将其移到推床上,送去住院部房间。

护士帮抱了小婴儿,到了产妇住的房间,将人移到床上去躺着,将小婴儿放宝妈身边。

胖妹已经放心的睡过去。

乐韵又去医院的办公室,登记婴儿出生时间和体重、血型,健康情况,做完那一步,属于她职责范围的工作终于全部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