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食味江湖 > 第367章 终极斗厨(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367章 终极斗厨(五)

“这……这……”

评判们都站起来,连一向心高气傲的安老爷子,腿脚不便的他都瞬间站立起来,直勾勾盯着这道菜,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这的确是正宗的【泸县宝塔鱼】,但又与常见的宝塔鱼外形有几分差异,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明明被分离的鱼肉,经过采薇之手,却成了整个的鱼,看上去毫无违和感。

按照常理来说,这似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可采薇是实打实做到了,而且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完成,还是一位在他们看来没啥名气的小厨娘。

台下的大厨们也不禁发出感叹,之前还在贬低采薇的人,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没道理啊!”

扎木罕脱口而出,即便是他,也做不到将分离的鱼肉重新糅合在一起,而且看上去还那么自然,浑然天成。

但事实摆在眼前,令人不得不相信,虽说那些由花刀处理的纹理看上去不自然,但采薇这种“滚刀”却无限贴合主题。

“丫头,你是怎么做到的?”

还不等扎木罕开口,安老爷子来了兴趣,姑且不说这道菜可能味道有失偏颇,但这种新颖的做菜方式,让人眼前一亮。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用了一点特别的方法而已!”

采薇解释道,她曾经在研究食材时,偶然发现一种叫做『茗香』的东西,这种东西在瞬间高温时可以凝固肉质间的缝隙。

可『茗香』的作用不仅仅是起到凝固的作用,还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妙处。

老一辈人做菜,都是在外形跟味道上下功夫,这似乎成了一种风气,每个人都在随波逐流。

采薇知道,她不能一味跟风,大厨们的长处她要学,但属于自己的风格也不可或缺,她兴许一时半会儿达不到大厨的意境,但剑走偏锋未尝不可。

用常规方式可能没办法短时间内达到她想要的效果,但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指不定能出其不意。

或许这就是天赋吧!采薇在研究菜式的同时,已经开始转变思路,事实证明她的尝试并不是盲目的。

“我这算是被逼上梁山吧!”

采薇跟安老爷子解释道,毕竟在各位大厨面前,她只不过是涉世未深的小厨娘,原本也没资格参加斗厨,只是因为机缘巧合才能出现在这里。

“小女子也没指望能拿到优胜,只不过想借这个舞台证明一下自己而已!”

她只想着把自己这些日子所学到的展示出来,得到大家的认可,之前想拿优胜只是为了解救聂家,现在已经没有了这些压力。

“丫头,如果你不介意,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的具体想法!”

已经多年不问厨事的安老爷子,此刻也来了兴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除常规厨艺之外,还有令他耳目一新的东西。

“老爷子,现在是斗厨时间,可没那么多空闲给你问问题的。”

扎木罕轻轻附在安老爷子耳旁,提醒他一句。

不过安老爷子还是很巧妙的把自己问题夹在问询中,采薇也顺着他的发问解释自己如何做成这独树一帜的【泸县宝塔鱼】。

采薇一五一十说着,还说她刚才差点摔倒,其实也是歪打正着,利用『茗香』将分离的宝塔鱼粘合起来。

“那也不对啊!”

安老爷子听采薇说着,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把所有的鱼块都按照顺序粘合起来,况且时间也来不及。

“玄机就在摆盘上呢!”

采薇微微一笑,这才道出因由,原来她在摆盘时就已经设定好,按照特有的方式摆盘,在确保万无一失后,才上演一出假意摔倒的戏码。

“摆盘其实也是做菜的一部分,所以我……”

“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天子看这边很热闹,也走到评判们跟前。在一旁听着这些专业的发言,虽然那些专业术语他不懂,但是采薇的表演,结合大家的表情,加上他对做厨的一些理解,也觉得这道宝塔鱼没那么简单。

他以前也多少出席过终极斗厨的现场,但如此新奇有趣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到。

两位年轻人把这场终极斗厨玩出了花,不再像以前那般枯燥乏味。

“这【泸县宝塔鱼】,孤也见过,做法的确不是这样的。”

采薇的这番解释,绝大多数人还是无法理解,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这样的操作从来没人尝试过,连现如今最高水平的御厨,估计也不一定做得出来。

不管大家如何曲解,但事实就是事实,而且采薇也做出来了。

“其实,这种做菜方式,我早就练过,但不是这道菜,而是跟这种类似的。”

这也得益于采薇爱看书,有时候为了琢磨菜式,会去看一些跟做菜毫不相关的书,本来做厨的本质不仅仅是延袭先辈的经验,在陈旧中找到突破口,也是后生代应该做的事。

采薇一五一十说出了对于做厨的理解,这样一来,大家就觉得她的说辞也合乎情理。

“……”

“所以,小女子觉得做厨不能拘泥于现有的成规,有时候稍微做出一点改变也不是不可以嘛!”

“说得好!”

早先不是说宝塔鱼的内脏被割破了吗?按照常理来说,肉质肯定会受到影响,那么她这道菜必然会被判定为失败。

“尝尝味道吧!”

聂恩心里还是有点没底,他知道宝塔鱼内脏被割破,无论如何都会留下异味,纵使儿媳妇再厉害,也不一定能补救回来。

天子这次却是第一个充当试吃之人,毕竟这第一次见到的【泸县宝塔鱼】实在令人喜爱。

“这味道……”

天子尝了一口后,不知道是在赞许还是在贬低,他实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能转头让评判们试吃。

直到此时,安逸伦的正宗【泸县宝塔鱼】才算大功告成,作为大厨,他对这道菜的把控近乎完美,可此时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应采薇身上。

安逸伦其实也被应采薇的能力惊艳到,她独到的创新能力,似乎跟她的厨龄完全不匹配。

他呆呆立在一边,看着大家对这道新式【泸县宝塔鱼】作何评价。

“这似乎跟我们平时做的鱼,也没啥不同,但是在细节上,似乎又暗藏乾坤!”

安老爷子察觉到其中端倪,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把目光投向御厨聂恩身上。

“是的!这都是平时研究菜式的成果。”

说话间,安逸伦的菜式【泸县宝塔鱼】也呈上来了,大家看了一眼,不用品尝就知道是何种味道,安逸伦这道菜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在一般人看来,这道菜已经无可比拟。

“安公子这道菜,一目了然呀!”

评判们的意见一致,这道菜的确不用品茗,安逸伦似乎没有心思去关注自己的作品,而是跟其他人一样,都在关注采薇的菜式。

“我到底能不能赢呢?”

此时的安逸伦也开始认清现实,无论是资历还是受重视的程度,他都在应采薇之上,可如今他们之间的差距这么大,于情于理面子上挂不住。

所以,要评判谁才是优胜,还真有点不好办,为今只能让采薇把她做菜的步骤详细说一遍,才能最后下结论。

“我觉得还是让事实说话比较合理!”

聂恩站出来,他觉得实事求是比什么都重要,也不能让别人看出来他有偏袒儿媳妇的意思。大家都同意他的提议,毕竟这道看似非同一般的【泸县宝塔鱼】,也要做到面面俱到。

“这口感,不仅没有异味,反而有了一种类似薄荷的清凉……”

被割破的内脏没有影响到肉质,在应采薇手里得到了完美的补救,聂恩也猜到原因,肯定是那些新式食材发挥了作用!

“常规的【泸县宝塔鱼】虽然经过改良,但味道也只是稍有偏差,可经过采薇姑娘的手,却做出另外一种滋味,还真是别有洞天呐!”

扎木罕的言外之意,是【泸县宝塔鱼】经过新人的新方式,做出了不一样的滋味,这完全是一种新的尝试,而且这种尝试被证明完全行得通。

这就等于是在变相夸赞采薇,她做菜并不只是照搬大厨的招式,还要刻意求变,这样往往能发现许多未曾被发现的惊喜。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道菜除了精湛的厨艺之外,采薇手里那些材料也派上用场了吧!”

随着聂恩的剖析,大家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采薇的厨间,的确多出一些瓶瓶罐罐,看来这才是她的杀手锏。

“你是说,她之所以能做出这般滋味,是因为这些材料吗?”

聂恩点点头,安老爷子跟扎木罕也走上前去,来到采薇的厨间,拿起那些瓶瓶罐罐,想要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

“这个,似乎有酒的味道?是酒吧!”

看上去是酒,但是跟酒又有本质上的区别。扎木罕看着另外一只罐子,里面是黑乎乎,黏糊糊的东西,看上去很不起眼。

至于其它罐子里,也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似乎他们都没有见过,看来只有采薇才能解答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