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藏书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二十六章 藏书阁

云台峰的藏书阁里藏的还真的都是‘书’,有竹简,有布绢,有丝帛,最多的还是纸册,但唯独那种传功的玉简一册都没有。这倒也好理解,玄门一系的都强调法不可轻传,最注重自己的传承,相比那些老顽固,娄观道观主传法给散修各派都算是‘非常开明’的了。

但这并不是说玄门就对知识垄断,敝帚自珍。实际上只有看家本领和修行功法是内门秘传,但丹鼎,炼器,卜算,阵法,符咒这传统五艺的学识传承,各门各派却是经常相互交流,共同推演的。

毕竟如果各派都按照自己的功法各说各的,而没有一个统一的可以鉴别优劣的学术‘标准’,争夺玄女天书时,又如何才能判定谁才是论道的赢家呢?

是的,玄门的天书大会是个学术研讨会,不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要是人人都仪仗武力斗剑抢书,那岂不是玄门这点人早就自杀自灭死光了?

北辰剑宗也从来没仗着武力抢书,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九阴山一脉作为玄门武力的担当,原本就担任着守护天书和玄门秩序的重任。就因为最能斗的剑宗守着天书,玄门诸派才能抛弃抢的念头,大家坐下来九阴山论道。

这就是当年神主坏了规矩抢夺天书,而北辰剑宗一定要把书夺回来的恩怨根源了。

总之发源于争夺玄女天书的论道大会,经过玄门普及和推广,就变成了如今玄门的传统,长辈最爱,弟子最怕的,‘玄门综合五艺统一考试’,简称,统考。

九大玄门主办的统考分成高阶,大师,宗师三次。参加者至少要求真人境界,考试合格者的道牒上,会得到玄门官方认证的头衔。比如丹道高阶考过的就可以称为丹修,大师考过的就可以称为丹师,宗师考过的称为丹道宗师。只有到了宗师的资格,才能参加天书的论道。而在天书论道大会上,技压群雄,可以参悟天书的胜者,就是所谓的大宗师了。

一般来说,每一个正经玄门弟子的人生追求,首先就是参悟天书,成为大宗师,然后才是成为掌门什么的。

所以玄门统考也一直是重中之重,甚至从外门中遴选内门弟子开始,玄门各派还有自己举办的‘中考’,光有资质和修为还不够,你得有相匹配的基础学识,中考合格了才能入门。

像峨嵋这样的顶尖大派,光一个金丹还不够,甚至要峨嵋内部的中考五门有三门合格了,才能收为内门弟子,而且峨嵋的中考也是出了名的难,好多都是宗师自己出题,有的宗师要求严格一些,甚至要五门考中了才会收徒。但即使如此,拜在外门报考峨嵋的金丹修士,还是多如过江之鲫,毕竟玄门第一大派嘛。

类似的,要成为玄门的核心弟子,光成就元婴也不够,五艺高考也得至少有一门合格达到高阶才行。而且有一些顶尖宗门还有自己的指标,比如峨嵋的传道弟子,一般要三门考到高阶才能入室,那些当作掌门候选培养的,‘五艺皆修’都是最低的标准。

而假如五艺‘不修’,那你就算是元婴,化神的境界,也只能是外门客卿长老,参与不到宗门的核心管理来,一些内门最顶尖的秘法也学不到,想看天书更远远没有资格。就好像有些人,那个海蜇头,咳咳,是吧。

咳咳扯远了扯回来。

云台峰藏书阁就包括了大量五艺的基础学识,专门供玄门各派的修士研读,还有各种最新版本的题库题海,给准备统考的修士们研究,毕竟闭门造车肯定跟不上时代的,哪怕再顽固保守的老头子也得时常来藏书阁逛一圈,紧跟如今五艺的最尖端技术。

云台峰的这些童子主要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大师那个宗师日常的学术研究和试验报告,摘抄誊写保管起来,放到藏书阁保存,供玄门各派的修士来借阅研读。有些热门的论文借阅者甚众,而且一借就几十年的,那就得额外多摘抄几份。抄写这样的五艺经传也需要相匹配的学识,所以云台峰都是正式童子才能做这个,而甲癸这样的见习,就先抄些简单的地理人物志,和灵兽草药的百科全书什么的。

“我特么可以住在这里……”李凡看着琳琅满目的书册眼睛都要花了。

“元神不可出窍太久的,真人您自去看吧,看中哪些就在架子旁边的黄册上登记借阅,和府库里是一个道理,书会直接送到您库藏里头,回去了从储物玉里取用就是。”甲癸先把他的私活翻出来帮李凡登记了。

“你这些北辰剑宗的私事都从哪里看……咦?”李凡随手拿了本白嫖,结果才翻了两页,却发现手直接从书本上穿过去,书册也回到原位了。

甲癸用眼睛斜着李凡,“哦差点忘了,这藏书阁里头有禁制的,只能看个目录,后头就得花钱了。这也是免得被人偷盗损坏了,毕竟也有些人仗着资质绝佳,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光看不借的……”

我擦!白嫖的家伙这么多的吗!都有对应机制了啊!太过分了咳咳咳!

不得不说,九大玄门的上层还是挺有一套的,虽然各派互不服气,相互竞争,但又会被云台峰这藏书和银行的存在给联系在一起,必要时也可以合力对敌,维护玄门集体的利益,真是不可小觑。

李凡在书架中走来走去,却并不急着选书借阅,毕竟他的修行道路玄天铁蛋已经指得很明白了,先学一百年算术再说,所以这次也无需去看太多其他的分心,主要是来找杜霞的。杜霞这个器灵,那十有八九就在炼器藏书区了。

果然,李凡很快就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此时这杜霞也不是当初同李凡相见的丫鬟模样,倒是把灵体化成了老态龙钟的伪装,但这种伪装是瞒不过李凡升级过后的心察心辨之术的,已经接触过的元神,通过心察之法他一下就感觉出来了。

不过杜霞现在不是一个人,她正和一个面部被一层薄雾笼罩的士人往外走。那士人有元婴境界,应当不是羊生。而且从对方的气度举止,还有化神期的杜霞,好像真丫鬟一样低头走在他身后的模样判断,只怕这是身居高位的门阀中人,而且他的四周似乎还有阴魂器灵之类的存在,隐身保护着。

李凡心中一紧,知道对方大概是太傅那边的人,而且通过心察之法,他也隐约觉得这人好像在哪里遇到过,只是不知为何却死活记不起来。便也没有声张,装作没认出杜霞,与他们擦身而过,大摇大摆得往藏书区里头走去。

谁知杜霞和那士人同李凡擦肩而过之后,却停下了脚步。好像在回身打量他。

李凡假装研究着书架上的典籍借书,心里全神戒备。有点麻烦了,他之前去花船上救羊生的时候,用的就是李药师的造型,现在一定是被杜霞认出来了。莫非这家伙想趁着太傅的手下在此,借刀杀人?

元神状态的战斗经验他确实不足,如果动起手来,也不确定那些招式的威力如何,何况中护军还有上百个护卫在此,闹得不好玄门也会出手对付他,还是且战且走,想办法逃回杏林还魂……

“这不是李道友么。”

李凡正伸向架子的手一下僵住了。

但开口说话的不是杜霞,而是那个文士,而且对方只出了一声,李凡也听出来了。

是那天来抢夺全公主,躲在暗处偷窥的那个阴恻恻的家伙!

“是你……”李凡眯起眼缓缓回头,看着在文士身边隐约现出轮廓的四道身影,加上杜霞的话就是五个了,五个至少是化神期的器灵!哇塞这就是太傅家的实力吗!惹不起惹不起……

还好文士也没有直接一挥手“给我扁他!”,反倒是冲李凡拱拱手,“北辰剑宗李药师是吧?幸会幸会。”

李凡皱起眉头,什么意思?这货这样子……是想聊聊?

文士摆摆手,“我同这位李道友叙叙旧。”

于是杜霞在内的一众化神器灵,尽皆分散开,守住四处不让人靠近。

另李凡奇怪的是,杜霞也表现得仿佛并不认得自己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恩,北辰剑宗,南海昙花岛,罗酆仙宫,李道友的伪装还真多呢,不知哪一个是你的真身呢?”那文士也挺有底气的,既然当初他躲在暗处瞧见了李凡的厉害,还敢这样屏退护卫当面谈心,看来也有所依仗。

李凡冷冷得道,“你报了我这么多跟脚,不如也自报一个家门,大家也好相互称呼么。”

文士笑笑,“好说,在下张崇阳,中护军麾下千户。”

李凡也笑,“中护军麾下的一个千户,有那么多化神伺候?”

张崇阳呵呵一乐,“四五件器物罢了,李道友如果有意加入我禁卫军,又有何舍不得的?”

“呵呵,”李凡笑了笑,然后他笑不出来了,因为对方好像是认真的,“张千户在招揽我?”

张崇阳也认真点点头,“我见的人多了,这世上没多少人有李道友的能耐,你这样的利剑不应该藏于民间,为了区区十万金卖命厮杀,实在是屈才了。既然想要凭本事挣钱,明珠投效给舍得出价的英主,岂不更好?”

李凡一时无语,怀疑得打量着对方,“你真不是为你手下的死士报仇?”

张崇阳笑道,“李兄也说了,既然是卖命的死士,又何须替他们报仇呢?我一直觉得每个人都有个价钱,只要给的价钱够了,人人都可以替他人效命,悍不畏死。您说是不是?”

李凡想了想,突然有点明白了,“千户手下那批人原是有用处的,叫我杀光了,现在你手下没人办事了对不对。”

他说的这么直接,张崇阳也不由僵了一下,却也坦然道,“不错。李兄看的透彻。现在我确实有一件急事,需要一把好剑去做,奈何仓促间我也没那么多可用的人手调到巽国去,不知李兄能否助我一臂之力。”

李凡了解了,“原来如此,我自己送到你的地盘上来了,你没有第一时间杀我,就是因为我对你还可以有用,假如我不答应,那就没用了,再杀不迟,是不是。”

张崇阳不置可否,“李道友不用这样戒备,听听我的任务和开的报酬,或许你会同意呢?”

李凡忍不住笑了,“我怀疑你能开出什么值得我心动的报酬。行啊,反正不听也得听是呗,你说吧别墨迹了。”

于是张崇阳捋了捋胡子,盘算了一下说道,“很简单,是李道友的老本行了,我想请你替我绑一个人。巽国主,孙仲虎。”

“……你叫我杀进虎踞城里刺虎?”李凡翻了个白眼,“你特么逗我玩呢?好了干脆一点,直接开打吧。”

但张崇阳显然不是开玩笑的,继续说道,“巧了,我听说三天后,巽国主会出宫猎虎,届时还会有人趁机兵变刺驾,好巧巽国的化神修士,也都会被人绊住,这就是李兄动手的时机。把巽国主绑了,交给我的人,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李凡眉头直皱,“……你们想救巽国主?直接告诉他有兵变不就完了?何必绑过来绑过去的……”

张崇阳呵呵一笑,“这世上无论绸缪策划什么事,总归会有变数,但倘若刺驾的有我的人,救驾的有我的人,绑架的也有我的人。那也算是一切尽在掌握,可备万全了吧?总之这件事只要做成了,我可以出三个奖励,给你任选其一。”

然后他竖起食指,“其一,勋骑都尉,领禁军校尉,任选化神境入品法宝五件,赏金亿钱。”

还不等李凡震惊,张崇阳竖起第二根手指,“其二,三垣颁令,昭告天下,赦免罗酆仙军,替罗酆仙王一脉平冤昭雪。”

李凡张着的下巴合上了,眉头都拧了起来。

然后张崇阳竖起第三根手指,“其三,太傅府亲自出面,助道友复兴北辰剑宗。”

李凡想了好一会儿,“好,我答应了……你信么?”

张崇阳笑了笑,背起手道,“有何不信,详细的安排我会寄送到道友的库藏里,你还魂后可以自己查看。当然,你也可以拿着实据去报官,瞧瞧巽国主愿不愿意赏个十万钱给你的。不过我的奖励也是明白说与你听了,绑到了孙仲虎交给我的人,刚才说的三个奖励,你可以任选其一。

对了,我得提醒你,一国之主没有些准备是不能随意谋刺的,你没有刺虎的因果,冒然动手只会自惹麻烦。虽然活的死的,对我都一样用就是了。”

他转身走出两步,又回头对李凡笑道,“李兄,我很欣赏你的剑技,不过人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光说不练是不行的。

你是有扬名天下的本事的,若你能抓住机会,做出些成绩,露一手真本事,或许我可以推荐你给太傅也不一定呢。呵呵呵,呵呵呵呵……”

李凡阴沉着脸,任由这藏头露尾的家伙阴恻恻得呵呵笑着,带着他的五个化神护卫,还有刚才暗中聚拢到藏书阁周围的上百仙宫神将离开了。

这丫的真的只是个千户吗……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