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为美好群星献上祝福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尽人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九十三章 尽人事

支援兵团并不是什么乌合之众。

他们到这可是经过了一系列正规又激烈的招标,军团中的每个成员都是毫无疑问是各个政权的职业军人,为了炫耀武力招商引资带来的装备也无一不精良。

这些装备虽然千奇百怪了些,却几乎是能代表当今星海科技水平的前沿,其中有些更是不计成本开发出的原型机,原计划在此次歼灭虫群的行动中收集数据后,再制作较稳定的量产型装备。

事实上,对支援兵团的成员来说,无论是招商引资的炫耀武力还是用敌人来实验武器,他们早已驾轻就熟,无比专业,也不止一次这么做过。

不是所有军队的天职都是保家卫国的。

他们本就是各个政权的正规军。

所以。

当支援兵团疑似受到维度恶魔的撩拨,让他们各自心中对图书馆文明的图谋不轨无限放大,使得这些尖端武器的炮口纷纷转向时。

作为指挥官的星海联盟监察员第一时间发现问题,沉稳的开始向军团全体播送广播:

“警告,警告,立刻停止你们对图书馆文明的敌对行为,并检视你们定下的合同,你们现在是严重违约,星海联盟不会坐视不理!”

星海联盟本有相当的威慑力,它是被这片星海所有文明所共同承认的组织,在千年之中以它为平台促成了无数的契约,裁决了无数争端,庇护过弱小的文明,制裁过强大的霸主。

换句话说,拥有各方尊重和信任的星海联盟,已经隐隐是这片诸侯林立的星海中,被各方所承认的“周天子”。

被“周天子”判定违约,做出制裁的政权,往后便难以在星海联盟中做成一桩交易,找到任何盟友,是自绝于数百万政权的联系之外。

“知识管理者”是图书馆文明前身的事,当前依旧是秘辛,知之者寥寥。

所以对不知情的支援兵团来说,直接袭击图书馆文明所能带来的好处,可绝对无法抵消被星海联盟制裁所带来的损失;事实上军团之前所想的图谋不轨,最多就是趁乱掠夺一些资源,抢一点钱财罢了。

只要各方尚存一丝理性,都该能达成袭击得不偿失的共识。

也因此,星海联盟的监察员在做出警告后,便隐隐松了口气,自己的话应该像是一盆冷水可以泼醒众人的神志,没来得及观察众人的反应,他便开始了思索之后的方针。

一次制裁这么多政权所组成的联军,他没这个权限,就算是联盟裁判长在这也必须慎重,最重要的是搞清大家伙集体失控的原因是什么。

毕竟联盟受人所托组织起的军团,若反过来袭击了委托者,那对联盟的威望将是个绝大的打击。

尤其图书馆文明名声这么好,也有许多依附星海联盟的政权就是靠着“名声”生存,倘若图书馆文明真的覆灭,那会不会让大家惊觉名声其实一文不值?….监察员在思索,心中危机感刚刚升起,他已经在心中大略想好了合纵连横的手段,有概率将这次危机消弭于无形。

只是他的沉思还没结束,余光便瞥见一个问题——

支援军团的人没有停手,各类尖端武器依然毫不犹豫的往图书馆文明的母星瞄准!

监察员手忙脚乱再度开启广播,这次他播送的声音已若嘶吼:

“警告,警告!最后一次警告,立即关闭你们的武器,快关掉,关掉!星海联盟不会对你们的行为坐视不理!“

嘶吼与手忙脚乱中,监察员的手肘碰开了全息会议的开关,各支军队领导者的形象被投影而出,此前无数次,他们用这种手段其乐融融交流了许多,什么炫耀武力的窍门,各家装备的售价之类。

只是此刻,监察员口中的警告愈发严厉,他却觉得只能从这些全息影像狂热的眼中无一不流露着一句话:

你星海联盟有几个师?!

盘踞在恒星处的军团,他们武器的道道冲击袭往图书馆文明的大地。

联盟的监察员愣住,他虽不知道支援军团成员的失控大概率是源自维度恶魔的撩拨,被攻击的也不是他所身处的旗舰。

只是隐隐间,监察员好像能听见星海联盟的什么东西,被袭向图书馆文明的攻击顺道击碎了。

诸如“契约”,“信用”之类。

或许这些东西本来便不怎么牢靠。

……

地面上。

支好了望远镜的瓦勒利眼睛有些刺痛,她将目镜遮住,苦笑中朝金棉和列维娜招了招手:

“哎,你们要不要也来看看?只能说军团武器的攻击还真是……真是壮观!啊,有一道攻击好像是朝着这图书馆来的,简直是一条直线,我从不觉得直线会美,现在看来,它还真是简洁。”

金棉抿了下嘴,缓缓走到瓦勒利身边。

结局该是这样的吗?

自己在这里见证了图书馆文明的人对自己同胞发自内心的关怀,也见证了沃尔夫他上传意识的无畏,看着这些被上传的意识用上了自己的创神檄文,与虫群的翠绿争得平分秋色。

沃尔夫他们尽了人事,金棉觉得自己也做了一切能做的事,之后的事态不该是朝着这努力的方向发展吗?

瓦勒利似乎也是这么想。

她抱住肩膀,碧蓝的手指用力,又情不自禁的朝身边的金棉挨去,喃喃:

“我们的结局不该是这样的,无论最后是占了先机的虫群获胜,还是上传了意识的沃尔夫他们终于抢回了家园,我都可以接受的;尽人事听天命而已,我可以接受……”

“可为什么会这样?虫群没有把我们毁灭,沃尔夫和我同胞们的意识也没有取得胜利,一切都没有尘埃落定呢……”

“可那些援军的轰炸却来了,让虫群的入侵和我们的抵抗……都没有意义了。”….金棉低头。

周围的半透明中,湛蓝和碧绿还在对抗。

周围的机械身躯已经停机,一排一排毫无生气的站立,它们只是图书馆人意识的中转站,在各个意识在其中完成了改写,增强了意志后便会上传至图书馆服务器中去直面虫群翠绿的意识。

空留冷冰冰的机械身躯。

他们留下的身躯也不止一副。

图书馆的其他房间可以说是“尸陈遍野”,之前被机械身躯抓住,强行上传了意识的人的肉身就留在那里,渐渐失去着热量,一片死寂。

不,不是一片死寂。

还有幸存者在徘回,多半是孩童或老人,似乎是被机械身躯判定经即便让他们的意识被改造后意志指数也不会达标,才被“放过”,没有抓去上传。

也让尸陈遍野之中的寂静中偶尔发出一些动静,要么是孩童在迷茫中徘回在尸体堆间,甚至没想起哭泣;要么是老人无言的将年轻人的肉身放好,给他们整理着被金属身躯抓住时所弄乱的衣裳。

图书馆是整个星球最后的避难所了,这些老人和孩童也是最后的幸存者。

他们本该是湛蓝和碧绿争斗结果的见证者的,同瓦勒利一起见证自己全族的命运。

所以结局不该是这样的,在一切都在进行,根本没有尘埃落定前,便因“援军”的炮火而覆灭。

如此荒诞,将一切抗争的意义所抵消的荒诞,如此没有意义。

“……我不甘心。”

瓦勒利喃喃,只是这话没有对着任何人说,似乎只是一句抱怨,却更像对命运的低声诅咒。

这喃喃也像敲响在金棉脑海中的钟声,她抬头,一瞬间觉得自己同瓦勒利如此有共鸣——莺歌索不也是这样?哪怕是左吴贵为皇帝,新帝联也建起,却再无任何莺歌索幸存者的消息传来。

首领的挣扎好像全然做了无用功,什么让莺歌索的幸存者记得自己是击毁过巨构的文明,什么让大家往后在星海中昂首挺胸?全然灭亡,没有一个幸存,这一切不都是空话?

确实该不甘心。

金棉摇头,从未觉得情绪能在自己心中如此激荡,不甘与忿怨几乎要从心中溢出,压抑不住。

列维娜却轻轻扯了一下她的尾巴,金棉转头哈气,冲精灵毫不客气的怒目而视。

“呜哇,别激动,你看看。”

精灵只是耸肩,摆弄几下,将她用高维之眼看到的视野共享给了金棉看。

兽人小姐瞪大眼睛,有无形的身影在瓦勒利身边萦绕,自己身边也有,这些身影好像攀附上了自己的毛皮。

“是维度恶魔,”精灵低声,好像害怕将他们惊扰:“维度恶魔有撩拨人心的能力,现在看来,无论是正面情绪还是负面情绪都会被他们极大强化,金棉,你的忿怨也是被恶魔们撩拨起来的。”

兽人小姐下意识捂住心口,尖爪几乎嵌进皮肉,可升腾而起的忿怨越来越强烈,根本抑制不住,只能咬牙:“……抱歉喵,我尽量克服。”….“不要克服!”没想到列维娜抓住了她的肩膀:“记住这种感觉,因为你体内的创神檄文可比之前任何时刻都要有活力,这一定是你的机会!”

金棉愣住,下意识指向瓦勒利:“那她呢?”

“这种时候还想着她,你真是……”

列维娜偏头,却是饶有兴致的笑:

“我开始对维度恶魔感兴趣了,他们居然这么公平,平等的加强着所有生灵的情绪,所以我想,这对瓦勒利来说一定是好事,对老板还有黛拉来说也会是好事。”

金棉一下子没转过弯来:“那虫群的情绪不会被维度恶魔增强吗?”

“虫群的意识连醒都没醒,哪来的什么可以被增强的情绪?”精灵耸肩:“与之相反,那些被上传的意识,可是一个个都铆足了劲呢。”

金棉回头。

确实,无形的身影渗入图书馆的幕墙中,已经和翠绿平分秋色了许久,开始略显颓势的湛蓝像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般,开始高歌勐进;靠着本能活动的虫群意识丢盔卸甲,正节节败退。

图书馆内。

孩童的脸色亮起,老人们也停下了手上整理同胞肉身的动作,只是因为这湛蓝如此亮眼,提振人的心气。

自己的文明将要胜利了吗?侵略者终究要被自己人给赶回去了吗?

不知自谁开始。

稚嫩的和苍老的声音在同胞的尸横遍野中零零星星的响起,在寂静的空间中相遇,是如此微弱的欢呼声。

他们通过欢呼声确认了彼此的存活,老人和孩子踉跄站起,越过同胞的尸身,想要同彼此汇合。

然后一起为自己的文明将获得的胜利欢呼。

他们全然不知在胜负分出前,所谓支援兵团用以歼灭的攻击将先一步来临,将会让胜负的结果同这小小的欢呼一起掐灭。

真是不甘心。

瓦勒利心中的不甘心来到了临界点。

她擦擦眼睛,低笑,忽然瞥了眼周遭的:“哈,沃尔夫,你把我留到这最后一刻,就是预料到这情况了吗?不可能,你只是对我偏心而已,哈哈!”

“也好,这救援兵团是你求来的,现在酿成了祸事;可我又是被你留下的,还好有我,可以做些什么……没错的,你带着所有人都尽了人事,却留下了我,这不公平。”

“我也应该做些什么的,该听天命的不是我,留下我算什么事?”

金棉上前,想说什么,却被瓦勒利挥手打断:

“金棉小姐,你该羡慕我的,因为我还能为我的家园做些什么,这可是你再也完成不了的事情了啊……只是我能拜托你吗?以后教一教我们的孩子怎么用这台望远镜,这样就够了。”

兽人小姐被呛住,一时不知道该怒还是该忧;瓦勒利却没给自己多余的时间,走到一台金属身躯前,笑道:“啊哈,我觉得这是之前沃尔夫用的那台!”

她的声音还在回荡。

其肉身便软软倒下。

金属身躯动起,又是飞快,往仅存的幸存者那边跃去。

它的目标是幸存下的老人,同孩子们满满的天真烂漫不一样,老人既然会为年轻人同胞的肉身整理衣物,便说明他们心中还有一个想法——

照顾年轻人,照顾后代。

支援兵团的炮火临近。

一个个老人又被瓦勒利的机械身躯抓住,但此刻,他们彷若心灵相通般,配合得无比默契。

老人也完成了意识上传,进入了金属身躯中;孩童们震惊的发现同自己汇合的是这些机械造物。

孩童被惊吓,想逃跑,却一对一的被金属身躯揽进了怀中。

金棉和列维娜也用小灰的机群张开了防御。

支援兵团的炮火落下。

已经因为意识的争斗而脆弱无比的图书馆被瞬间击碎,化为晶莹的星点。

可属于知识管理者的机械身躯却扛住了这炮火,同样保护住了怀中的孩童。

当火光散去时。

依旧被金属身躯护在怀中的孩童们惊魂未定,却根本没来得及思考自己的安危,下意识往旁边一瞥。

整个图书馆已经全被轰散成晶莹的碎片,大大小小散落四周,却皆是湛蓝,再也没有一点翠绿的痕迹。.

扒家猴子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